吉瓦尼尔多·胡尔克步入中国足球世友谊赛大名单

北京时间5月27日,巴西球员高拉特上了微博热搜,原因是有新闻报道他已经同意入籍中国。加上前几日有媒体报道称上海上港队巴西籍球员埃尔克森已被列入国足考察名单。这些使得“归化”一词最近成为了中国足坛最火热的话题,难道国足真的只能靠归化球员来拯救了吗?

近期,埃尔克森作为“非血缘归化”的球员确定进入国足世预赛大名单的消息不胫而走,成为足球媒体和球迷们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之一。对于埃尔克森的入选,评论员詹俊和《体坛周报》副主编马德兴直接在微博上表达了自己苍白的内心独白。

图片 1

图片 2图片 3

在今年中超联赛开始前,北京国安率先签下了李可和侯永永两名归化球员,并且已经在中超联赛上得到了上场机会,甚至李可已经坐稳了国安队的一个主力位置,现在已经有球迷认为李可将会是未来国足的“郑智接班人”。其实,如果李可真的代表国足出战也不足为奇,毕竟他是一名带有中国血统的球员,对于有中国血统的球员代表国足出战应该没有多少疑问。

其实,早在足协着手进行非血缘球员归化入籍的事情被曝出后,几乎大部分媒体人都持反对态度,像足球评论员董路就坚决反对“非血缘归化”,并认为这一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对中国足球并无益处。但也有像《足球报》国内部主任李璇为代表的少部分媒体人则给予支持,认为只要球员人品好愿意为中国国家队效力,那么归化他们无可厚非。

图片 4

图片 5 展开剩余91%

但是高拉特和埃尔克森这样的球员来说,之所以归化他们会引发热议,那肯定是因为他们是与中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球员,不具备任何的中国血统,他们是否应该被允许归化成为了关心中国足球的球迷们最近议论纷纷的话题。

基于以上的一些知名媒体人的观点,笔者想对中国足球的归化问题做以说明,主要针对中国足球是否需要归化,以及足协为什么要进行“非血缘归化”和“血缘归化”与“非血缘归化”的联系与区别的问题进行详细分析。

图片 6

图片 7

其实笔者并不支持归化高拉特和埃尔克森这样的球员,因为他们与中国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这样的归化球员真的在未来主宰了国家队,那么国家队和俱乐部队还有什么区别,无非就是花钱的事吗?另外,如果国足在未来的比赛中上场球员都是黑人、白人,名字都是至少四个字的,这样的国足还会有多少中国的球迷去关注,更不谈支持与热爱。

首先,单就实力方面中国足球到底需不需要归化。就中国足球目前的发展状况而言,完全依靠纯本土化的球员冲进2020年卡塔尔世界杯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但可能性已经非常有限。

图片 8

以目前卡塔尔世界杯32支球队不扩军的状况下为例,刨去东道主卡塔尔队外,留给亚洲地区的参赛名额也仅为4.5个。那么,借助国际足联最新的积分排名能够一目了然地做出亚洲球队实力上的大致判断。

如果归化球员占据了国家队成员的大部分,那么还有多少真正的本土球员向往着为国效力,那么最终打压的还是正在成长的本土球员。我们都希望中国可以有越来越多的本土优秀球员出现,如果以后都在依靠归化球员出战联赛和国字号比赛,那么本来出品率就低的青训还会有提高吗?

就国际足联2019年7月25日最新一期的积分排名分析,位列世界第71位,亚洲第8的中国男足显然是不能够挤进亚洲前4或者前5的行列。虽然,国际足联的积分排名不能完全代表球队的真正实力,但是在这份榜单上,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亚洲前四的队伍伊朗、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几乎都是每届世界杯的亚洲参赛队。

图片 9

就凭目前国足本土球员的实力想要与亚洲的BIG4一较高下,显然是难上加难,今年的亚洲杯面对伊朗和韩国,中国队皆无胜绩。

引入归化球员的目的无非就是提高成绩,这让我们看到了领导者的心愿,但是选择真正合适的办法更重要。我们并不是要将归化这一方法否定,但是归化对象真的需要斟酌,我们支持李可、侯永永这样的球员进入国足大名单,但是对于高拉特、埃尔克森这样的球员并不支持。国足成绩差的原因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但是并不是靠归化大牌球员就能解决的,他们也许可以提高比赛成绩,但是并不能真正的提高中国足球的实力。要想让中国足球能够真正改变,靠归化绝对是不行的。

另外,沙特、阿联酋甚至泰国和伊拉克等球队也绝非弱旅,他们也不会对参赛世界杯决赛的机会袖手旁观。所以,即便是熟悉中国足球且又是世界名帅的马塞洛·里皮先生也没有几分把握能够再次带领国足进入世界杯。

图片 10

图片 11

我们热议归化球员这件事都是在关心中国足球,都是在希望中国足球可以变得更好,可以良性发展,这是很长的一条路,没有什么捷径,更不能急于求成,要想解决问题还是要找到最合适的方法。

其次,实力不济需要补充,那么“非血缘归化”为什么会被提上日程?

众所周知,国足归化球员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来自里皮,只不过他当时的态度是希望国足能够吸收一些在国外踢球且与中国有血缘关系的球员。基于此,足协决定开始逐步在中超各俱乐部试点归化球员,像侯永永、李可、布朗宁、罗伯特·萧初等有中国血统的球员纷至沓来,这些球员来到中超意在充实国足的实力,像李可作为有血缘的归化球员已经在今年6月份的国足热身赛中正式登场亮过相。

不过,国际足联对于归化的政策让侯永永、布朗宁等球员很难为身披国足战袍。因为,国际足联在对待球员归化的规定上主要基于两个原则:

其一、此球员不能在归化前有其他国家成年队的任何正式比赛记录。其二、球员在归化前可以有其他国家的青年队正式比赛记录,但必须要具备归化国的国籍,也就是参加青年国家队比赛的球员在代表青年队比赛期间具有归化前和归化后国家的双国籍时,才可以被归化,否则国籍足联不能予以认可。

由于我国实行的是单一国籍制度,即不承认双重国籍,也就是说像侯永永、布朗宁和罗伯特·萧初这些在挪威、英格兰和秘鲁的青年国家队都有过正式比赛记录的球员很难再为国足效力。

图片 12

这种有“血缘归化”不能完全实现的状况下,归化非血缘的中超外援球员是最为行之有效的办法。只要是在中国连续生活超过5年且没有在其他国家队有过正式出场纪录的外籍球员,只要他们愿意放弃原先国家的国籍加入中国国籍是能够为国足效力。所以,像埃尔克森、高拉特、费尔南多等长期在中国效力的外籍球员就成了“非血缘归化”对象。

图片 13

再次,“非血缘归化”与“血缘归化的区别”。其实涉及到归化问题,无论是血缘还是非血缘的球员入籍中国,他们首要考虑都是经济因素。有血缘归化的球员诸如李可、侯永永、布朗宁等球员在来到中超前,并非效力于欧洲主流联赛,李可虽然在2011年就与英超阿森纳队签订第一份职业合同,但是其在英超的处境并不如意。

在2014年,李可就已在英国第三级联赛中打拼直至今年年初加盟北京国安。而布朗宁在来到中国前也长期效力于英国次级别联赛之中。要知道,英超球员的平均薪资收入大约是英冠球员的5倍之多,而相对于英甲球队的球员,英超球员的收入则基本上是他们的20多倍。而侯永永即便在挪威第一级别联赛效力,也由于挪威联赛远非欧洲主流联赛,因此,他在罗森博格队的收入远不能与在中超北京国安的薪资相提并论。

所以,从经济因素出发,无论是有血缘还是非血缘的球员愿意归化的前提都是源自归化能够满足他们的经济利益。

图片 14

只不过,有血缘归化与非血缘归化在为国足效力方面还是有所区别。中超俱乐部愿意引入“有血缘归化”球员的前提是他们只能作为归化的中国球员被引入球队,而不能以外援的身份加盟球队。因为,他们在实力上与中超外援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而且他们即便愿意放弃原国籍选择中国国籍也并不能意味着他们就一定能够有机会代表国足出战。他们能否入选国足与本土球员一样,都需要有相互竞争。

因此,他们加盟中超球队只是拿俱乐部的薪水。一旦“有血缘归化”球员被国足招入,与本土球员一样,他们为国效力都属于公民应尽的义务。而“非血缘归化”的球员只,他们归化的前提就是要为国足出战,但毕竟中国并非他们的母国。虽然,他们形式上在入籍完成后是中国人,但实际上他们只是被雇佣而来,是一种变相的劳务活动。因此,像埃尔克森、高拉特等“非血缘归化”球员的薪水都比以前翻了一番,其增长的部分就是其为国足效力的薪资费用。

图片 15

最后,既然中国足球在归化球员的道路上已经发展至此,无论是媒体还是球迷在归化问题上继续发表再多的争议性表达也无济于事。这里只是呼吁广大球迷和媒体能够像过去一样携手共进,继续支持国足向2020年世界杯决赛圈的比赛发起冲击。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澳门太阳娱乐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吉瓦尼尔多·胡尔克步入中国足球世友谊赛大名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